【100mountain 百岳人物誌】隱世的布農登山家,伍玉龍

Home/人氣文章, 百岳人物誌, 駐站專欄/【100mountain 百岳人物誌】隱世的布農登山家,伍玉龍
人氣文章 百岳人物誌 駐站專欄

【100mountain 百岳人物誌】隱世的布農登山家,伍玉龍

發文者| 2020-09-30T18:55:56+00:00 發表於:2020/05/30|人氣文章 百岳人物誌 駐站專欄|【100mountain 百岳人物誌】隱世的布農登山家,伍玉龍 已關閉迴響。
臺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畢業。從22歲那年登上了玉山開始,深受山林感動,遂縱身躍入登山的世界中,至今已帶隊攀登超過90座百岳。希望透過攝影與文章,影響更多的人,讓台灣的美麗與故事得以深植在每一位島民的心中,帶著對自己歸屬的驕傲走出國際。
人氣 9,541

中興新村的荷花含苞待放,我推開夕陽斜靠的木門,光線暈黃的餐廳裡,一個厚實的身影背對入口靜靜坐著,灰髮如同玉山峰頂礫石般閃耀。懷著久仰的心情入座,眼前對我微笑的,是一位台灣海外攀登的先行者。

 

文:雪羊 / 圖:伍玉龍

 

「其實比起那些國外的山,我更喜歡和人聊台灣的山,自己家嘛!」今年58歲的伍玉龍,Tama Tahai或Uming,現在經營山區營造公司,專事步道與山屋整建。他的面容比我想像的還要和藹,鼻子大大的,眼角有著深深的魚尾紋;要不是那雙厚實的手掌還有背肌,我不會想起他背後冰雪世界的故事。

 

【100mountain 百岳人物誌】隱世的布農登山家,伍玉龍

▲ 講解砌石護坡施作工法

 

伍玉龍25歲在玉山國家公園擔任巡山員時,受到處長支持,登上了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,啟發了他的海外攀登生涯。後來參加了1993年聖母峰的兩岸聯登隊,還差點成為第一位登上聖母峰的台灣人。

只因從出發開始就諸事不順、甚至有帳篷被吹走,依照布農傳統此時不宜冒進,毅然將登頂任務交給吳錦雄完成。直到後來他在2006~2009年間的歐都納七頂峰攀登隊擔任隊長,才再圓16年前的高峰夢,完成了「七頂峰」這個台灣海外攀登里程碑。

強悍的體魄,為他贏得了「台灣雪巴」的封號,更是世界第六高峰:卓奧友峰的台灣無氧首登者。伍玉龍是原住民跨足海外攀登的先驅人物,然而,今天他卻以跨時代台灣山岳工作者的身份,與我侃侃而談。

 

【100mountain 百岳人物誌】隱世的布農登山家,伍玉龍

▲ 登頂阿空加瓜

 

年輕時可以背到200公斤的伍玉龍,一聽到我這麼說,笑笑地回「我本來就可以背到6、70公斤了!家裡種田,要收成啊!」東埔部落長大的他,14歲那年因為某次連續假期大缺工,被堂叔拐上山當協作,第一次就是背2、30公斤走8天的奇萊東稜,大大開了眼界。

「民國65年以前,只要有連續假期,整個東埔不管老的年輕的,只要是能走的都會去當揹工。」他一句話道出民國60年代的登山熱潮與協作文化。「咦?這樣說來,那時候你是搭小火車下山的!?」「對啊!」萬萬想不到,伍玉龍第一次到訪奇萊東稜時,嵐山山地鐵道還在運作、帕托魯山也尚未遭祝融之難,大樹鬱鬱蒼蒼。原來帕托魯山被燒光成為地獄箭竹海,也不過是約40年前的事而已;從老前輩身上,總是能看到許多珍貴的歷史記憶。

 

【100mountain 百岳人物誌】隱世的布農登山家,伍玉龍

▲ 雲端上的挑夫

 

「我是跟我朋友,以前就很喜歡做一些沒有做過的事情,約好就走南二段。」喜愛挑戰極限的伍玉龍,在十來年前的一個雨夜裡,和朋友速攻南二段「像瘋子在玩命啊!」凌晨零點出發,約莫五個小時抵達轆轆谷山屋,只花二天就從東埔走到向陽。

這個紀錄,一直到近幾年跑山熱潮興起後,才被趕上;就像多年後,「台灣雪巴」這個稱號才再度由呂忠翰扛起。

 

【100mountain 百岳人物誌】隱世的布農登山家,伍玉龍

▲ 年少時期的伍玉龍

 

「每個山的名字都有他的由來。」18歲開始投入登山產業的伍玉龍,做過揹工、嚮導、搜救、教練,他在登山過程中最喜歡的,是聽前輩們講述那些山裡的故事。「穆特勒布西方的『林專山』聽過嗎?很多人爬一輩子的山,都不知道它名字是怎麼來的。

林文安以前是政府專員嘛!那是當年山友感念他對岳界的貢獻,而取他的姓『林』與專員的『專』命名的。」一不小心,我又多一座想去的山了。

 

【100mountain 百岳人物誌】隱世的布農登山家,伍玉龍

▲ 百年古道上的布農青年

 

Facebook頁面上寫著「沈默是金」,伍玉龍不喜歡世間紛擾,七頂峰歸來後淡出舞台「部落裡很多人體能都比我好啊!我只是運氣比較好而已。」闔起那些高峰回憶,他謙遜地說道。

「只要讓人家知道我們有在做事就好。」聽著他細數山區協作、商業團生態的變化:嚮導比從1:2、1:3到今天甚至1:10、1:20、登山隊伍從三五好友相揪,感情緊密互相照應,到現在有些人可能到下山隊員名字還喊不齊… 也不難理解為何最後他選擇了沈默的工程事業,而非把握巔峰歸來的名聲投入帶隊工作了。

「十幾年前,爬山的人們還不會像今天這樣吵吵鬧鬧。」見證了台灣登山文化40年的今昔流轉,他有所感慨。

 

【100mountain 百岳人物誌】隱世的布農登山家,伍玉龍

▲ 東埔步道-材料揹工師傅們

 

眼前大山歸來的前輩,低調卻不平淡,對事業亦有所堅持,幾年前為作員工表率,還親自背著140公斤的發電機上山,年近耳順卻仍有著布農族勇士的剽悍。

「我有一個感覺啦,其實我們跟動物、跟植物、跟環境,都有感情。如果你對環境付出感情,他一定也會回饋給你。」以山為家、以山為業的伍玉龍,認為多元並行、發展教育、政府好好規劃管理,山區建設以生態為第一考量,才會有好的未來。

 

【100mountain 百岳人物誌】隱世的布農登山家,伍玉龍

▲ 玉山國家公園山難救援

 

「想啊!當然想啊!」聊起干城章嘉,世界第三高峰,那個曾經的想望,這位布農登山家毫無遲疑丟回這句話,好像從沒退出過遠征世界一樣。他像條蟄伏的獵犬,只有年老、沒有體衰,沈潛而不失落,只是專心致志在為山妝點的事業上。只要給他機會,我想,他必定會再次背起行囊,向著白雪而去吧!

臺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畢業。從22歲那年登上了玉山開始,深受山林感動,遂縱身躍入登山的世界中,至今已帶隊攀登超過90座百岳。希望透過攝影與文章,影響更多的人,讓台灣的美麗與故事得以深植在每一位島民的心中,帶著對自己歸屬的驕傲走出國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