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100mountain 百岳人物誌】中級山的斜槓才子,崔祖錫

Home/駐站專欄/【100mountain 百岳人物誌】中級山的斜槓才子,崔祖錫

【100mountain 百岳人物誌】中級山的斜槓才子,崔祖錫

發文者| 2019-02-20T14:04:28+00:00 發表於:2019/01/31|駐站專欄|【100mountain 百岳人物誌】中級山的斜槓才子,崔祖錫 已關閉迴響。
臺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畢業。從22歲那年登上了玉山開始,深受山林感動,遂縱身躍入登山的世界中,至今已帶隊攀登超過90座百岳。希望透過攝影與文章,影響更多的人,讓台灣的美麗與故事得以深植在每一位島民的心中,帶著對自己歸屬的驕傲走出國際。
人氣 2,524

這天,在飄香處處的永康街上,我們約在一間德國餐館閒聊。「啊,其實這裡原本沒有這麼熱鬧的!」一邊嚼著香脆軟嫩的豬腳,崔祖錫邊笑著對有點驚訝的我說著。俊俏的臉龐下,藏著一顆赤誠的心,在永康街長大的崔祖錫,並沒有年輕人口中調侃的所謂「天龍人」氣息,反而跟我這個中部小孩有九成像。

文:雪羊 / 圖:崔祖錫

持有領隊證照的他,目前是國際健行領隊、台灣山岳作者、文山社大老師,還是2018年始祖鳥的代言人之一,工作非常的多元,無疑是個時下流行的「斜槓青年」。

延平中學畢業後就讀中央物理系的崔祖錫,雖是理科背景,卻因為家庭關係擁有濃厚的藝文氣息,並在聯考時想暫忘升學的壓力,接觸到初版《臺灣百岳全集》而開始走入山林。坎坷的求學路上,從中央天文所到臺大物理所最後臺大森林所,在各個領域流轉的他,從來沒有離開過最喜愛的山。

 中級山的斜槓才子,崔祖錫    中級山的斜槓才子,崔祖錫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和我的登山路很像,剛開始加入中央山社時,他迷戀的與最初感動他的一樣,是高山百岳的壯闊磅礴;但在百岳數漸多、登山能力也日漸強壯後,有一日再度翻起當年懞懂時與學長姐一同團購的台大山社《丹大札記》初版,對其中的故事與歷史、還有探勘的冒險魅力與感人過程驚為天人,從此無可自拔的深陷中級山的魔幻世界之中。有趣的是,追逐百岳這件事已非驅使他登山的理由,數字也已經停在「99」好多個年頭了,因為總有更迷人的中級山在前方等他。

中級山的斜槓才子,崔祖錫

 中級山的斜槓才子,崔祖錫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以鹿野溪與大崙奚為主軸,崔祖錫的中級山探勘路以此為中心,尋訪舊部落、踏上古道、行過一個又一個的山頭,甚至達成了伊加之蕃、周溪山等在日本人後第一次的登頂紀錄,還給了有名的「轆轆溫泉」當今這個中文的名字。能夠為一個地方命名,並讓後人流傳,這是探勘玩家心中,最浪漫的事之一了。

在研究所時,攝影成了他生命中非常重要的部分,取代了畫筆,登上了山頭,創作出一幅幅美麗作品,留下了一幀幀精彩影像。而一路走來十數年的登山經歷、故事與影像的累積,更在役畢後開花結果,讓他開始用文字寫下屬於山的感動,在岳界首屈一指的紙本雜誌《台灣山岳》中展露頭角。


中級山的斜槓才子,崔祖錫
 後來,他以「平地看高山」一主題成為該雜誌的王牌,更在2012年出版了人生第一本書《登山,才看得見最美的台灣:從郊山到高山 66條經典路線和不可不知的登山常識!》,正式成為一位擁有出版物的作家;該書二版八刷銷售一萬多本,引領不少登山者踏入台灣美麗的山林。


中級山的斜槓才子,崔祖錫
 

其實「斜槓」的現在並非刻意,是幾個職涯路的坎坷後,發覺自己並不適合枯燥的上班族生活的結果。出社會後的幾次國際旅行與一次的意外機緣,讓他迷上世界各地的健行進而成為了領隊,也漸漸開始在文山社大開設登山、古道等課程。社大老師這個身份,在發現傾囊相授的美好與學生熱烈的回饋後,憑著對山林的熱情,這一路竟然也執教將近十個年頭,更培養出了一群死忠學生,讓他的課成為了社大最受歡迎的課程之一呢!


中級山的斜槓才子,崔祖錫
 「其它不敢說,但至少我一定會為台灣的中級山,寫一本書。」人就像一葉飄蕩的舟,下一站在哪,爛漫不羈的他也沒把握,畢竟一路與山相依的人生實在太過精彩,只有一件事是確定的:將山給自己的感動,傳達給更多人,並在創作這條路上,一直走下去。

中級山的斜槓才子,崔祖錫

登山家、攝影者、老師、作家、領隊,斜槓的人生並不簡單,曲折的路上總有意想不到的風景。在登山這一條路上,崔祖錫毫無疑問地走出了自己的一片天,在中級山這片充滿文史與美的山野中,他用影像與文字、透過課程與演說,將屬於大地的故事與感動,帶給無數的後輩與學生;成為一個播種的人,等待著某一天,一位小男孩,也能被那一本書感動,走入台灣這片無窮盡的自然寶庫之中。

 

臺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畢業。從22歲那年登上了玉山開始,深受山林感動,遂縱身躍入登山的世界中,至今已帶隊攀登超過90座百岳。希望透過攝影與文章,影響更多的人,讓台灣的美麗與故事得以深植在每一位島民的心中,帶著對自己歸屬的驕傲走出國際。